专题报道

【我与四局共成长】——我为四局而自豪
作者:杨守训 编辑:吴朋昊 发表时间:2018-06-08 16:02:48 字号:

我为四局而自豪

口述:杨守训    整理:樊逢春

    杨守训,男,192912月出生于河北,1985年离休,现年89岁,离休前先后任中国水电四局革委会副主任,工程局副局长,副书记,工会主席等职务。在水电四局成立60周年之际,我们对杨守训副局长进行了专门采访。

水电四局建局60年了,有许许多多的事至今浮现在我眼前,回忆自己和四局及同事一起走过的路,我为四局深感自豪。今天愿借此机会谈一谈,希望新的四局人更加爱岗敬业、开拓进取,努力推动工程局更好地发展。

泪别丰满

1942年,河北闹灾荒,民不聊生。那时我才十三岁,为了活命,我逃荒逃到东北,来到日本人施工的小丰满当童工、包工,干的是博伊(勤杂),具体就是给做饭的工人打下手。小丰满是9.18事变后,日本占领了我国东北,在吉林松花江上修建的一座水电站。从规模和技术上来说,它是中国的水电之母。当时神户川崎公司负责的是金属结构,我们这些包工都过着非人的生活。日本投降不久,国民党又在丰满裁人,当时有一首歌叫《裁减工人苦难多》。工友们都自谋职业,我为维持生计到吉林一家私人单位干管子工。

1948年东北解放,丰满电站被人民政府接管,恢复建设。1949年3月5日,我重新来到这个工地,正式成为职工,成为国家的主人。刚解放时,丰满作为一个重要工程项目,对外还是保密的,是个特区。1950年以后,工地上才允许公开建党。青年团也只是在工地上搞一些修旧利废等。

1954年,丰满电站基本完工,参建单位和人员都被分派去了官厅、广东、浙江、四川等工地,难兄难弟们含泪告别。我随着浇筑队伍出发去狮子滩,我们跋山涉水行程8000多里才来到目的地。狮子滩水电站1954年开工。电站堆石坝里面有个导水涵洞,由一工区第三工程队负责施工。我担任了工程队党支部书记。

新中国成立之初,百废待兴。在国民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的基础上,1953年开始执行发展国民经济的第一个五年计划。1955年根治黄河水害和开发黄河水利全面实施。想想当年千里迢迢从丰满奔赴全国各个电站工地的这一支支衣衫褴褛的队伍,竟是承载新中国水电强国梦想的铁军。

1957年2月电站基本完工时,三门峡要开工,水电部就把我们调到了三门峡。当时三门峡机构完全套用苏联模式,执行的是“三级管理一长制”,就是厂长经理负责制,党委对企业主要是保证监督。当时装缆机,外部专家在这里指导,他们问,你们这里谁最大?钱汝泰当时是水利专家,他是三门峡工程局局长,他开玩笑说,开会的时候党委书记大,会后是局长大。

动荡年代

三门峡基本完工时候,水电总局调我去北京,在机电安装总局工作,一直到1966年文革开始。那时候一些国产设备钢材刚度不够,机组温度一高就开始晃动,应该是80度都不变型,那时60度就出现问题了,需要密切观测、及时维护。所以,我们整天忙着处理各地电站出现的问题,而且在安装时候都是蹲点指导,比如转子就位等,都要派我们去。和钦差大臣一样,整天在天上飞。

但是这也带来一个问题。那时我月工资98元,没有施工津贴,一家7口人全靠我一人工资,负担沉重。我就申请再到基层单位去。总局也理解我的实际困难,就这样,我被分配到了刘家峡。这时文革开始了,刘家峡电站也刚开始浇筑大坝混凝土。刘家峡是1958年开工的,咱们四局就是因为建设刘家峡而诞生的。刘家峡管理体制是计划经济。国家计划下来之后,各级管理人员整天按照上级计划来分解计划、排计划。编制完成后,就发动群众搞劳动竞赛,开展各类活动,想办法保质保量地完成计划、完成国家任务。

文革之初,刘家峡开始装开关站的瓷瓶,由于条件所限,只能用卷扬机起吊瓷瓶。卷扬机在洞口(开关站外),根本看不见洞内的情况,所以起落、快慢全靠哨语,安全要求很高,我在那里开卷扬机起吊瓷瓶。局领导来这儿看见了,就说,老杨,不是不让你在这里干活吗,你在这里是危险人物,你去打铁吧。我心里想,那个年代,你给我找个出路、有口饭吃,别说打铁,就是掏厕所我也干。因为我家里有7口人,都靠我吃饭。

接下来我就在安装队,大坝开始浇筑时候,就要搞预埋,我带人负责搞预埋铁,搞地网,搞机组接地线,所以人们就把我们叫“打铁的”。文革期间,军管会还让我的家属返乡。他们返到哪里去啊,河北老家我们几十年都没有去了,我是在小的时候就逃到东北的,最后又在当地娶妻生子,我是举目无亲啊。最后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我的家人被迫投靠在吉林我的小姨子家里三年。现在回过头来想想,文革就像一场洪水袭来,凡是想为企业、为职工、为国家而工作的人无一幸免。许许多多的党员、干部在文革中受到冲击、迫害。我觉得和他们相比,自己受这点困苦真的算不了什么。

文革期间,我睡过担架,还到连队当过兵,参加过行政干校,在北京党校学习,参加四清工作队、刘家峡农宣队,我和财务处处长佟仕芬、劳资处处长王振国带领90多名刚毕业的大学生和一些老工人,帮助知识分子改造,开展农村扶贫,搞水利、农田改造。局里给一些旧瓷瓶、旧横杆、旧电线,我们在农村架线,进驻3个公社、11个生产队。所以说我就是个杂货铺。那时候大家都是流行学习解放军的政治工作经验,比如一帮一、一对红、五好食堂、五好连队、五好战士等。

转战龙羊

1975年7月15日,我接到部里和省上的通知,提拔我为局革委会副主任。之前我在开挖队任党委书记。当时刘家峡基本完工,一些设备开始拆除,工程局要整体转移。

当时研究四局的去向时候,我们召开了党委会。第一个问题,我们手头的工程能干3-5年吗?第二个问题,我们有3000多名下乡知青,这些人没有固定职业、没饭吃,怎么安排?当时宁夏有个红牦牛电站,勘探等早期工程已经完工,具备开工条件。但是这个电站有个提灌工程,要水电部出3个亿,钱正英不干,因为这个工程有可能造成宁夏收益、甘肃被淹,所以这个项目上不了。那时候青海龙羊峡水电站基本具备开工条件。为什么要去青海省呢?当时考虑是青海地方大、人口少,中央企业不多,黄河上游水力资源丰富、西部地广人稀,工程局发展空间较大,也能解决我们的知青问题。基于以上考虑,工程局就确定进驻龙羊峡。决定下来之后,我们就与青海省劳动局联系,当时局长是赵英,省委书记是狄子才,我们跟他们联系,说我们要进驻龙羊峡。进龙羊后我们还要招工。但是,国务院当时有规定,超过10个亿投资的工程,要国务院开会讨论,有的还要上报中央。最后,咱们就说,龙羊峡总投资九亿八。青海省、水电总公司都同意,让我们上青海,上龙羊峡。

1976年2月,卢积仓同志带队伍转移到龙羊峡。我在刘家峡负责转移、拆除、尾工、交接等。当时,咱们局里固定资产2.5亿元,人均为1.36马力,企业实力仅次于葛洲坝公司,当时葛洲坝好像是全国第一。我们职工大约15000人。那时候部里开会都拿这些指标做比较。

我到龙羊峡后主要就是搞外交,和省里、部里打交道、汇报工作。那时候能组织动员群众完成国家下达的任务,和群众打成一片就是好干部。为解决知青问题,工程局就给省劳动局打报告,说我们人员短缺,要扩充一下队伍。省上了解后同意咱们招临时劳务。然后我们就与甘肃一些县打交道,把我们的知青都调到青海来,就可以招工了。

青海省当时对我们是相当照顾的。省政府专门开会研究,成立了支援龙羊峡工程办公室。龙羊峡有什么事情,需要多少人、多少设备,就报给这个办公室,办公室向上报告,很快就解决了。那时青海省内物资奇缺。水泥、钢材、木材,三材都是国控,国家分配物资,除此之外,箩筐、绳子、扁担、洋镐、铁锹等生产工具,都缺货、工程又急需。咱们就与地方上的五金店拉好关系,买一些铁锹、榔头等小工具等。那时酱油醋还用钱买不到,得用麸子去换。麸子咱们都没有。

省里的粮食也不多,于是省里就给咱们批了一块地,让我们自己去种粮。我们就在那里种小麦、种青稞,有了麸子,就可以去换酱油醋了。我们在农场里种粮食、养牛羊,一大批临时劳务去了那里,有吃有喝,生活滋润,第一年光油菜籽就打了几十万斤,咱们建了榨油厂,一下子改善了大家的生活。这些年轻人都争着去农场干活,因为那里可以管饱肚子。

再比如15000人的吃菜也是问题啊。冬天吃大白菜还是吃萝卜,冬天日月山封山了怎么办,有没有这么多,这些我们也得管。有一次我们去部里汇报工作,刘澜波副部长的秘书姚重庆通知在北京医院接见我们。我们就说冬天生活的问题,刘部长开玩笑说,青海不是有哈拉(旱獭)吗,冬天你们和哈拉一样冬眠不行吗。惹得大家直笑。他记得我们以前给他汇报过青海鼠疫的事情,那次他就记住旱獭了。刘部长为四局解决了不少问题。解决吃菜问题的时候,我们还想起来,咱们局有一个在刘家峡军管完成后地方派来的名叫夏敬业的,是咱们局的副局长副主任,后来他调到兰州市当副市长,分管工业。我们就去找他,就说我们这个冬天连大白菜、萝卜都没有,请求给我们批一些,拿回去就放在地窖慢慢吃。夏敬业就把分管农业的副市长叫来,一起协商,买多少大白菜、多少其它菜等等,算了算,就批给咱们了。不然的话,甘肃就不给外地的卖。这是1980年左右的事情。

青海省按照我们总人数,每人每月多少肉,折成活羊多少只,共和县每年9月17日到11月17日把羊赶下来,我们自己请阿訇在东大山宰羊。为了储存肉制品,咱们向水电总局申请建了一个300吨容量的冷库,放在了施工组织设计和工程计划里,作为辅助设施。这样,我们吃的粮食有了,油盐酱醋有了,吃的肉也有了。

在那样艰苦的条件下,工程局想尽一切办法搞生产、保生活,那么多的困难咱们都克服过来了。现在想想,那时是逼到这份儿上了。当时省商业局局长李树茂说,青海省从来没有进过这么多人。如果不想办法,广大职工、家属就无法生存,大龄青年就没有稳定的工作。

刚进龙羊时,前方工人干活,后方女职工、家属一起打土坯,用土筑墙,用竹帘抹泥做房顶,盖了4万多平米的房子。至于有砖头基础和砖柱子的房子,都是1980年代的事情了。

龙羊峡是个小世界、小社会,咱们局什么都得管,托儿所、小学、技工学校、医院、邮局、银行、派出所、市场等,都得盖好。为丰富职工文化生活,1983年,青海民委邀请了中央民族歌舞团演员来龙羊峡慰问演出,大家听说有德德玛、蒋大为、刘晓庆等著名演员来时,整个工地都沸腾了。我们联系了一个大巴、两个奔驰运输车,准备去把这些演出人员都接过来。但是蒋大为因父亲生病回家去了,德德玛、刘晓庆又有临时演出任务,虽然知名演员不多,但是大家依旧兴高采烈。

四局腾飞

咱们四局人团结一心,充分发挥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战斗的精神,战胜了工程建设中的一个个难题。在打龙羊峡导流洞时候,我们那时候开会研究购买设备,一台钻机40多万元,买还是不买,雷文弟说,买,不买怎么办,还靠人打吗。1979年在龙羊峡围堰施工时候,局里召开常委扩大会议,研究54米高的上游围堰问题,讨论上游围堰是是用土石堆、草土体堆,还是用老刘家峡时候的混凝土隔墙,争论得很激烈。当时总工程师是张振邦。其他一些领导和技术人员在内地修电站修得多了,都提出沿用草土围堰的方法,建议用草土体堆,用板心墙。会上,肖杰、我、赵振民都提反对意见,认为这里是龙羊峡,围堰建成后库区水量11亿立方米,万一发生问题,下游青、甘、宁、陕等6省区就被推平。草土体我们在八盘峡搞过,但是那才7.5米到9米,最深处也只有14米。赵振民是科班出身,搞水工的,提出用混凝土心墙。会议最后采纳了他的意见。在设计大坝时候,罗西北考虑设计一个薄壁结构的双曲拱形大坝,就像一个鸡蛋壳卡在那里,但是咱们缺少经验,最后还是设计成了重力拱坝。

1981年9月,龙羊峡水电站遭遇百年不遇的特大洪水,严重考验围堰的安全。龙羊峡防汛,主要怕漫坝,因为那时候16个坝段都在施工,基坑人员、材料、设备集中,围堰不能出现半点闪失。那次抗洪救灾,全系统、全国关注,大家的心都揪着。中央全力支持水电四局抗洪抢险,李鹏坐镇指挥。水文地质人员,每天给我们送两个条子。大家不停地加高围堰,到最后我们都做了最坏的打算。这时候彭启友提出,加一个非常溢流坝,就这样问题才算解决,大家的心都放下了。彭启友那时作为专业技术干部,是施工科科长,能够大胆科学决策,后来当了副局长,最后又去了水电八局当了局长。龙羊峡导流洞出口冲刷厉害,对坝肩造成威胁。张振邦那时候对我说:老杨,你给我打一瓶酒,我今天晚上给你设计一个龙羊峡导流洞出口旋流,搞一个美国式的。我说,行啊,我陪你一块喝。这样,他设计了一宿,第二天早上设计出来了。他说,你最好让施工处给我计算核实一下。我就按他要求把这个交给清华大学毕业的女技术人员小刘去核实。这个方案是把浪花冲到了河心,减少了对坝肩、河堤的冲击。龙羊峡大坝两个坝肩比较弱,我们就打了几个导洞,像龙爪一样,把推力分散传递开来,让虎丘山受力减小一些。

龙羊峡是国家重点工程,文革结束,国家建立了正常秩序,中央领导去视察检查得多了。十世班禅、顾秀莲来过,赵紫阳来过。赵紫阳那时候是总理,梁步庭是青海省省长,是他接待的。水电四局独处青海,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就像雄鹰一样在雪域高原展翅腾飞,得到中央、地方各级领导称赞和肯定,水电劲旅声名远扬。

1982年赵紫阳来视察时候,在咱们局开会说,龙羊峡工程上马时候说是九亿八,现在怎么到了十六亿了呢?我们都不敢作声。气氛一时凝固。梁步庭急忙解释说,总理,这个事情也不怨他们水电四局,这是由于工程设计计划改变、方量增加、材料涨价等,总投资上涨了。赵紫阳点点头。

对于职工工资级别,我们由于不是野外勘探,所以级别一直上不去。如果成为勘探行业,工资就会涨30%左右。其实咱们局工人在电站建设初期,从事的就是勘探勘察工作。1950年时候,都有人已经在龙羊峡勘测了,当时局总工程师李鄂鼎骑马带队伍在龙羊峡进行野外勘察。局里员工有不少都是从事野外勘察设计的工作,但是因为政策、工作级别上不去。

我们国家的技术,在水电建设早期还比较单纯。刘家峡用的德国缆机。咱们打龙羊峡导流洞时候,使用拐臂钻机,感觉很先进。现在咱们四局,施工能力很强大,多元化发展,使用的都是世界一流设备,工程建设速度很快,质量也很高。机电安装能力也很强大。承担了各类水电站工程、市政工程、新能源工程、高铁、地铁、高速公路,发展得又好又快。

现在四局领导很辛苦,党委每年都有人来看我,没有把我们忘掉。四局领导有一次来看我时候说,咱们局在全世界都有项目,局里发展很快。这些我都非常高兴。我为四局而自豪。非常感谢各级领导的关怀,非常感激广大职工的辛勤工作。工程局已经走过了60年。局里奋斗精神很好。传统保留得很好。当前,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新时代、新征程、新作为。我认为,要更好地发展下去,要弘扬优良传统、奋斗不息,要进一步发扬工匠精神,培养一流的职工,培养人才,建设精品工程,把四局建设得更好,让职工生活得更好,为国家经济社会建设再做更大的贡献。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杏彩彩票  W彩票开户  大无限彩票注册  金誉彩票开户  88彩票官网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